国际新闻

您所在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胃气不降,呕吐,便秘,中医泰斗张锡纯开了一个方子,覆杯而愈

文章作者:www.hg-tex.com发布时间:2019-10-04浏览次数:974

  人们常说,“贫贱夫妻百事哀”,在现实生活中,还真是如此。大城王氏夫妻,由于家庭贫寒,生活之中不如意之事实在太多,王氏的妻子本来脾气就暴躁、刚烈,生活处境经常处于逆境,精神压力与生活压力的双重打击,让她的身体受到了伤害。久而久之,竟然生病了。虽然已经是不惑之年,却时常呕吐,大便秘结,多年都没治好过。不得已,只好求助于当时颇具盛名的张锡纯医生。

  

  张锡纯给患者诊察时,据患者主诉,说她每次吃饭后都觉得饮食停留在胃中,似乎有气上冲阻碍胃气下降,因此大便差不多十天才排一次,但是大便多日不排的时候,就会呕吐,于是就服用止呕、通便的中药,但是喝了也只是当时有效果,没几天又这样了。诊脉时发现,脉象左右两手都有弦象,右手脉象弦而长,重按时脉象颇实,脉率的次数正常。

  根据脉象,张锡纯认为,弦为肝脉,弦而长则是冲脉。弦长之脉,在右手,尤其重按感觉力度还挺大,这是胃气上逆的脉象。肝脉、胃脉、冲脉三条经脉的气化都是有升无降,所以下焦出现便秘、上焦出现呕吐。这种疾病的治法应该以泻肝、降胃、镇冲方面的方药,只要大便通了,呕吐自然就止住了。

  

  那么这种疾病应该用什么方子呢?张锡纯思考了一下,开出了一个方子:生赭石两半(轧细),生杭芍六钱,柏子仁六钱,生怀山药六钱,天冬六钱,怀牛膝五钱,当归四钱,生麦芽三钱,茵陈二钱,甘草钱半。将这些药煎成100毫升,温服。没想到的是,喝了一幅药,就有了效果,大便就通了,于是在原方的基础上略微加减,又喝了几幅药,大便已经每天一次了,饭后胃中已经不觉得有东西停滞了,从此病根终于得到拔除。

  

  这个方子里的麦芽生用具有升提肝气的作用,而茵陈也具有升发之力,而这个证候因为脏腑之气有升无降,为什么要用这两味药呢?张锡纯认为,肝为将军之官,中间寄有相火,其性情作为刚烈,若干强行压制,就会激发肝的反力;而麦芽、茵陈两味药,善于舒展肝气,而不至于过于升提,只是将顺肝木之性使它变得柔和,不至于适得其反。

  【本文由“金兰中医学社”新媒体独家出品,图片来源于网络。作者金兰,未经授权,请勿转载、复制】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阅读下一篇

  国庆节后, 300座城市卖地收入出炉, 房奴们看了泪流满面

  返回网易首页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人们常说,“贫贱夫妻百事哀”,在现实生活中,还真是如此。大城王氏夫妻,由于家庭贫寒,生活之中不如意之事实在太多,王氏的妻子本来脾气就暴躁、刚烈,生活处境经常处于逆境,精神压力与生活压力的双重打击,让她的身体受到了伤害。久而久之,竟然生病了。虽然已经是不惑之年,却时常呕吐,大便秘结,多年都没治好过。不得已,只好求助于当时颇具盛名的张锡纯医生。

  

  张锡纯给患者诊察时,据患者主诉,说她每次吃饭后都觉得饮食停留在胃中,似乎有气上冲阻碍胃气下降,因此大便差不多十天才排一次,但是大便多日不排的时候,就会呕吐,于是就服用止呕、通便的中药,但是喝了也只是当时有效果,没几天又这样了。诊脉时发现,脉象左右两手都有弦象,右手脉象弦而长,重按时脉象颇实,脉率的次数正常。

  根据脉象,张锡纯认为,弦为肝脉,弦而长则是冲脉。弦长之脉,在右手,尤其重按感觉力度还挺大,这是胃气上逆的脉象。肝脉、胃脉、冲脉三条经脉的气化都是有升无降,所以下焦出现便秘、上焦出现呕吐。这种疾病的治法应该以泻肝、降胃、镇冲方面的方药,只要大便通了,呕吐自然就止住了。

  

  那么这种疾病应该用什么方子呢?张锡纯思考了一下,开出了一个方子:生赭石两半(轧细),生杭芍六钱,柏子仁六钱,生怀山药六钱,天冬六钱,怀牛膝五钱,当归四钱,生麦芽三钱,茵陈二钱,甘草钱半。将这些药煎成100毫升,温服。没想到的是,喝了一幅药,就有了效果,大便就通了,于是在原方的基础上略微加减,又喝了几幅药,大便已经每天一次了,饭后胃中已经不觉得有东西停滞了,从此病根终于得到拔除。

  

  这个方子里的麦芽生用具有升提肝气的作用,而茵陈也具有升发之力,而这个证候因为脏腑之气有升无降,为什么要用这两味药呢?张锡纯认为,肝为将军之官,中间寄有相火,其性情作为刚烈,若干强行压制,就会激发肝的反力;而麦芽、茵陈两味药,善于舒展肝气,而不至于过于升提,只是将顺肝木之性使它变得柔和,不至于适得其反。

  【本文由“金兰中医学社”新媒体独家出品,图片来源于网络。作者金兰,未经授权,请勿转载、复制】

  人们常说,“贫贱夫妻百事哀”,在现实生活中,还真是如此。大城王氏夫妻,由于家庭贫寒,生活之中不如意之事实在太多,王氏的妻子本来脾气就暴躁、刚烈,生活处境经常处于逆境,精神压力与生活压力的双重打击,让她的身体受到了伤害。久而久之,竟然生病了。虽然已经是不惑之年,却时常呕吐,大便秘结,多年都没治好过。不得已,只好求助于当时颇具盛名的张锡纯医生。

  

  张锡纯给患者诊察时,据患者主诉,说她每次吃饭后都觉得饮食停留在胃中,似乎有气上冲阻碍胃气下降,因此大便差不多十天才排一次,但是大便多日不排的时候,就会呕吐,于是就服用止呕、通便的中药,但是喝了也只是当时有效果,没几天又这样了。诊脉时发现,脉象左右两手都有弦象,右手脉象弦而长,重按时脉象颇实,脉率的次数正常。

  根据脉象,张锡纯认为,弦为肝脉,弦而长则是冲脉。弦长之脉,在右手,尤其重按感觉力度还挺大,这是胃气上逆的脉象。肝脉、胃脉、冲脉三条经脉的气化都是有升无降,所以下焦出现便秘、上焦出现呕吐。这种疾病的治法应该以泻肝、降胃、镇冲方面的方药,只要大便通了,呕吐自然就止住了。

  

  那么这种疾病应该用什么方子呢?张锡纯思考了一下,开出了一个方子:生赭石两半(轧细),生杭芍六钱,柏子仁六钱,生怀山药六钱,天冬六钱,怀牛膝五钱,当归四钱,生麦芽三钱,茵陈二钱,甘草钱半。将这些药煎成100毫升,温服。没想到的是,喝了一幅药,就有了效果,大便就通了,于是在原方的基础上略微加减,又喝了几幅药,大便已经每天一次了,饭后胃中已经不觉得有东西停滞了,从此病根终于得到拔除。

  

  这个方子里的麦芽生用具有升提肝气的作用,而茵陈也具有升发之力,而这个证候因为脏腑之气有升无降,为什么要用这两味药呢?张锡纯认为,肝为将军之官,中间寄有相火,其性情作为刚烈,若干强行压制,就会激发肝的反力;而麦芽、茵陈两味药,善于舒展肝气,而不至于过于升提,只是将顺肝木之性使它变得柔和,不至于适得其反。

  【本文由“金兰中医学社”新媒体独家出品,图片来源于网络。作者金兰,未经授权,请勿转载、复制】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阅读下一篇

  国庆节后, 300座城市卖地收入出炉, 房奴们看了泪流满面

  返回网易首页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人们常说,“贫贱夫妻百事哀”,在现实生活中,还真是如此。大城王氏夫妻,由于家庭贫寒,生活之中不如意之事实在太多,王氏的妻子本来脾气就暴躁、刚烈,生活处境经常处于逆境,精神压力与生活压力的双重打击,让她的身体受到了伤害。久而久之,竟然生病了。虽然已经是不惑之年,却时常呕吐,大便秘结,多年都没治好过。不得已,只好求助于当时颇具盛名的张锡纯医生。

  

  张锡纯给患者诊察时,据患者主诉,说她每次吃饭后都觉得饮食停留在胃中,似乎有气上冲阻碍胃气下降,因此大便差不多十天才排一次,但是大便多日不排的时候,就会呕吐,于是就服用止呕、通便的中药,但是喝了也只是当时有效果,没几天又这样了。诊脉时发现,脉象左右两手都有弦象,右手脉象弦而长,重按时脉象颇实,脉率的次数正常。

  根据脉象,张锡纯认为,弦为肝脉,弦而长则是冲脉。弦长之脉,在右手,尤其重按感觉力度还挺大,这是胃气上逆的脉象。肝脉、胃脉、冲脉三条经脉的气化都是有升无降,所以下焦出现便秘、上焦出现呕吐。这种疾病的治法应该以泻肝、降胃、镇冲方面的方药,只要大便通了,呕吐自然就止住了。

  

  那么这种疾病应该用什么方子呢?张锡纯思考了一下,开出了一个方子:生赭石两半(轧细),生杭芍六钱,柏子仁六钱,生怀山药六钱,天冬六钱,怀牛膝五钱,当归四钱,生麦芽三钱,茵陈二钱,甘草钱半。将这些药煎成100毫升,温服。没想到的是,喝了一幅药,就有了效果,大便就通了,于是在原方的基础上略微加减,又喝了几幅药,大便已经每天一次了,饭后胃中已经不觉得有东西停滞了,从此病根终于得到拔除。

  

  这个方子里的麦芽生用具有升提肝气的作用,而茵陈也具有升发之力,而这个证候因为脏腑之气有升无降,为什么要用这两味药呢?张锡纯认为,肝为将军之官,中间寄有相火,其性情作为刚烈,若干强行压制,就会激发肝的反力;而麦芽、茵陈两味药,善于舒展肝气,而不至于过于升提,只是将顺肝木之性使它变得柔和,不至于适得其反。

  【本文由“金兰中医学社”新媒体独家出品,图片来源于网络。作者金兰,未经授权,请勿转载、复制】

  人们常说,“贫贱夫妻百事哀”,在现实生活中,还真是如此。大城王氏夫妻,由于家庭贫寒,生活之中不如意之事实在太多,王氏的妻子本来脾气就暴躁、刚烈,生活处境经常处于逆境,精神压力与生活压力的双重打击,让她的身体受到了伤害。久而久之,竟然生病了。虽然已经是不惑之年,却时常呕吐,大便秘结,多年都没治好过。不得已,只好求助于当时颇具盛名的张锡纯医生。

  

  张锡纯给患者诊察时,据患者主诉,说她每次吃饭后都觉得饮食停留在胃中,似乎有气上冲阻碍胃气下降,因此大便差不多十天才排一次,但是大便多日不排的时候,就会呕吐,于是就服用止呕、通便的中药,但是喝了也只是当时有效果,没几天又这样了。诊脉时发现,脉象左右两手都有弦象,右手脉象弦而长,重按时脉象颇实,脉率的次数正常。

  根据脉象,张锡纯认为,弦为肝脉,弦而长则是冲脉。弦长之脉,在右手,尤其重按感觉力度还挺大,这是胃气上逆的脉象。肝脉、胃脉、冲脉三条经脉的气化都是有升无降,所以下焦出现便秘、上焦出现呕吐。这种疾病的治法应该以泻肝、降胃、镇冲方面的方药,只要大便通了,呕吐自然就止住了。

  

  那么这种疾病应该用什么方子呢?张锡纯思考了一下,开出了一个方子:生赭石两半(轧细),生杭芍六钱,柏子仁六钱,生怀山药六钱,天冬六钱,怀牛膝五钱,当归四钱,生麦芽三钱,茵陈二钱,甘草钱半。将这些药煎成100毫升,温服。没想到的是,喝了一幅药,就有了效果,大便就通了,于是在原方的基础上略微加减,又喝了几幅药,大便已经每天一次了,饭后胃中已经不觉得有东西停滞了,从此病根终于得到拔除。

  

  这个方子里的麦芽生用具有升提肝气的作用,而茵陈也具有升发之力,而这个证候因为脏腑之气有升无降,为什么要用这两味药呢?张锡纯认为,肝为将军之官,中间寄有相火,其性情作为刚烈,若干强行压制,就会激发肝的反力;而麦芽、茵陈两味药,善于舒展肝气,而不至于过于升提,只是将顺肝木之性使它变得柔和,不至于适得其反。

  【本文由“金兰中医学社”新媒体独家出品,图片来源于网络。作者金兰,未经授权,请勿转载、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