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新闻

您所在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不服输的制药人 丁金国成功完成万分之二挑战|可爱的中国 奋进的上海

文章作者:www.hg-tex.com发布时间:2019-10-18浏览次数:1041

?

原标题:视频|无法失去药品的丁金国成功完成了“千分之二”挑战| Cute China Endeavor Shanghai

药物与我们每个人的生活息息相关。近年来,对生物医学的需求不断增长,生物医学产业不断创新和升级,对药品安全性和质量控制的要求越来越严格。

对于丁金国来说,他既是制药技术的改革者,也是我们健康生活的守护者。

每天早上,丁金国博士是第一个走进办公室的人。在过去的十年中,他实现了“ 712”的坚持:他每天7:00到达,每天工作12个小时。

44岁的丁金国是上海上济第一生化制药有限公司的高级工程师。在制药技术和质量控制领域,数十年来,他一直专注于关键药物的工艺改进,例如创新药物和挽救生命的药物,改良药物为亿万患者提供服务。在他看来,药品的质量和安全是最关键的,因此丁金国始终把严格和严谨放在首位。

注射用二丁酰腺苷单磷酸钙可用于治疗心绞痛或急性心肌梗塞。对于患者而言,这种注射既便宜又好,是一种无法分离的普通药物。由于中国心血管疾病患者人数众多,对二丁酰基环状单磷酸腺苷的市场需求逐年增加。为了提高药品质量和安全性,缩短单批生产周期,并确保医院为患者提供低成本,稳定的供应。 2013年,丁金国带领团队决定创新和升级二丁酰基环状单磷酸腺苷的工艺,以提高产品纯度。减少杂质残留。

但是要创新很容易。反复的试验和次数,无数次的分析和分析,已经过去了一年。这时,团队在最终药物试验的干燥阶段遇到了瓶颈。如果在这最后的过程中没有突破,那么药物溶剂“吡啶”的高残留量将不可避免地影响患者的药物安全性。

丁金国说:“在最终产品的最终干燥过程中,我们遇到了一些问题。由于该产品用于生产过程,因此使用了一种称为吡啶的化学试剂。残留物的安全极限为200 ppm ,即10,000,一分为二,因为二丁酰基腺苷单磷酸的熔点较低,所以我们通常使用低温真空干燥,耗时较长,我们尝试了约120小时,但吡啶残留物仍达不到标准。”

为了使药物溶剂“吡啶”的残留量保持在十分之二的安全限度以下,丁金国及其团队使用了多种方法。但是每次他测试时,他都是“利用它并失去它”。

有一个多月的反复大修,二丁酰基环状腺苷钙工艺的干燥没有进展。丁金国心中一直徘徊着这个问题。为了找到答案,丁金国要么阅读各种文档,与人们交流,要么查阅数据,并不断重建各种逻辑关系。一天早晨,当他走进公司的门并思考当天的测试计划时,突然他找到了问题的答案。

丁金国:“有一天,我看到了公司的喷水系统。我突然想到我们将在干燥设备中添加微孔喷雾,干燥微孔喷雾装置,并添加溶剂,然后将物料放入完全接触。在真空和有限气流的作用下,吡啶将与这些额外的溶剂一起挥发,然后我们将迅速通过改性设备,将近24小时后,我们的吡啶残留量可达到2%以下。

最后,自动洒水系统的灵感帮助改进了流程,并成功完成了这一“千分之一”的挑战。该药品的质量控制不仅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而且一批的干燥生产周期也从原来的120小时减少到24小时,年产量从不到1000万增加到4000万,和价格。保持稳定而不上升。自推出以来的12年中,二丁酰钙环状腺苷每年使约520万人受益。因此,二丁酰基环状腺苷钙项目获得了上海市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

实际上,药物工艺创新绝非易事。药物研发是一项持续的高强度工作,经常面临失败的考验。但是在这条路上,丁金国已经离开了20多年。面对困难,丁金国始终善于调整程序并认真收集数据。他坚信,尽管不能一次解决问题,但总能带来回报。大量数据和长期磨练是创新的源泉,也是成功的保证。

丁金国说:“药剂师必须首先考虑病人的需求。我们要做的是任何事情。一是首先考虑制造药品。这是要尽可能减轻病人的痛苦。我一直在磨练自己的手艺。”

目前,生物医药产业已成为全球经济发展的新引擎和上海的支柱产业。中国需要越来越多的生物医学创新来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健康需求。像丁金国这样的医疗技工正在推动上海的产业升级,技术发明和创新生产。在他们中,有恒心和责任。他们对上海有能力参与全球新兴产业的竞争充满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