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新闻

您所在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浙江养猪强县龙游生猪产业转型

文章作者:www.hg-tex.com发布时间:2020-01-16浏览次数:732

作为全国生猪转移的大县和全省畜牧业的强县,龙游比全国大部分地区离生猪更近。然而,当区域环境的门槛不断提升时,龙游面临着一个巨大的考验。

随着“三改一拆”和“五河共治”的开展,龙游县开展了控制污染、改变小规模养猪方式的专项运动。党委书记方建中告诉记者,经过一年的战略调整,龙游关闭了1.2万多名养猪户,拆除了160多万平方米的养猪场,还规划了20个高标准生态畜禽养殖场,进行统一防疫指导和标准化管理。生猪养殖准入从“零门槛”变为“高门槛”。

龙游的养猪产业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曾经有一条清澈的河水流入猪粪和尿流过的水沟,而且臭气熏天。随处可见的分散养猪场已经变成了规模集中的养猪场。过去,每个家庭饲养的猪倌也开始成群结队地冲进市场…“臭气熏天的沟渠越来越少了”一只猪一天要产出几十斤猪尿和猪粪。由于缺乏处理设施和方法,过去许多农场直接将这些农业废弃物排入河流和沟渠,周围的猪粪充满尿液和臭味。过量的排放不仅会消除流经溪流的鱼,还会使田地里的庄稼不堪忍受。邻里纠纷仍在继续。

"现在,我养猪场排出的水可以用来养鱼了!"看到作者特别关注农场排出的污水,家庭农场主邱建清充满信心。

这种信心来自农场新建的污水处理厂。去年4月,该县发起了一场清理养猪业污染的专项运动。他对农场进行了升级改造,花费40多万元修建污水处理设施,从而使1000个大型养猪场周围的环境焕然一新。

进入养猪场,我听到了水泵的“嗡嗡”声。猪圈里的黑色污水不断流入下水道,并被泵入约5米高的污水处理池。技术人员告诉作者,污水将流经八个四米多深的污水处理池。经过一层又一层的生物和化学反应,污水的颜色将从黑色变成棕色,最后变成透明的。

邱建清还在最后一个池塘养鱼,让人们一眼就能看到污水处理的效果。当地环保部门的官员表示,经过检查,农场排放的水无色无味,符合农业灌溉用水的要求。目前,全县已有200多家养猪场建立了自己的污水处理厂,处理后的水质达到排放标准县环保局局长郑剑飞告诉笔者,“另一种模式是农牧结合的生态循环综合利用。”

石村团城全伟龙游县小南海镇的养猪场有2200多头生猪。除了养猪,他还在400多亩农田上种植玉米、红薯和其他作物。依靠这些作物,他的农场采用了“种植-种植生态循环”的方法。猪尿和水产养殖废水不排放,但首先流入沼气池发酵,然后流入附近的氧化塘稀释在农场的几个“井盖”边上,程全伟向笔者详细介绍了稀释沼液成为农作物的最佳有机肥。滴灌设备安装在田间。只要按下按钮,沼液就可以直接喷到地里,不仅节省肥料的钱,还可以改良土壤,提高农产品的质量。在养猪产生的畜禽废弃物中,猪尿约占80%,其次是猪粪县畜牧局局长林胡亥说:“对于猪粪,我们在全县采用集中处理的方式。每个养猪场都建立了标准化的粪便收集营地,浙江开封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定期在家收集猪粪。”

收集的猪粪呢?创办公司的答案是:发电。A

每排猪舍前安装一个立式塔,由工厂均匀分布的猪饲料通过罐车直接倒入立式塔中,自动输送到每头猪的前面。这是我在龙游农场看到的自动喂食场景。“饲料采购曾经是个大问题。我自己做不到。在雇人购买时,很容易获得回扣,质量也没有保证。”龙游詹佳镇山后村的农民黄青蓉说,现在统一配送省去了很多麻烦,而且喂养是自动化的,而且及时固定,以确保猪定期进食,提高猪肉质量。

自动饲喂只是龙游养猪业标准化的一部分。近年来,龙游加快了规模化猪场的标准化改造,推进了“畜禽良种、标准化生产、养殖设施、制度化防疫、无害化粪便”的标准化畜禽养殖模式。

据统计,龙游县90%以上的养猪场安装了湿帘通风系统,80%使用了碗型饮用水系统,70%以上安装了漏水地板,50%以上安装了自动喂养系统。这使得养猪的日用水量从15公斤减少到8公斤,工人数量减少了30%以上。标准化养殖方法提高了节能减排、智能化和清洁化水平。养殖场规模效应突出,节约了大量生产成本。

更重要的是,通过安装自动喂养系统和实行饲料统一配送,畜禽疾病得到减少,有利于消除非法添加克伦特罗等非法药物、非法过量添加抗生素、霉菌毒素污染、重金属超标等畜产品安全问题。

此外,通过标准化养殖模式的建立,浙江邢台、康路养鸡场、大田农场、龙游吴种猪场等多家养殖企业相继被认定为省部级标准化养殖示范场,生猪规模化养殖比例达到98%以上。

处理死猪不仅是一个主要的环境问题,也关系到食品安全。如果死猪被随意丢弃或处理不当,这种流行病就会蔓延,在其他农场引起猪的疾病。如果它们被罪犯使用,它们也会流入市场。

龙游现在有一个引人注目的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全县统一畜禽废弃物综合利用中心将进行无害化处理。

龙游建立了一套“政府监管、金融支持、企业经营、保险联动”的生猪无害化处理运行机制。以政策性农业保险为杠杆,对经过统一无害化处理的死猪给予保险补偿,激发农民无害化处理的积极性。价格杠杆和企业与政府的联系大大提高了龙游县死猪的回收率。相关部门也对养猪场实施了实时监控。

“当养猪场有死猪时,治疗就不再伤脑筋了。你只需要打个电话,就可以在家等相关企业来收集和处理。”黄青蓉说,“只要按照规定进行无害化处理,我们也可以从保险公司获得赔偿,以弥补一些经济损失。”

成群结队地冲进市场

养猪又脏又累。我不知道长大后能否得到一个好价钱。我日夜忙碌。“尤其是近年来,肉类价格波动很大,只有一个家庭单独经营。市场形势有利可图,而市场形势不利于失去一切。”龙游的一个大养猪户黄郭忠说。

后来,老黄得知该地区几家大型农场正计划组建一个全新的生猪生产管理协会,现称龙珠畜牧合作社。

虽然他不知道这次联合行动能否成功,但他还是诚恳地向筹备发起人赵春根询问细节。他还参加了许多研讨会,参观和研究了其他省份的现代畜牧业基地,并了解了与其他经营者的联合经营。

你很难,我很难,团结起来并不难

只有当船很大时,它才能抵挡风浪,市场迫使越来越多的农民团结起来。目前,龙游县已经建立了三个与“龙珠”、“丁龙”、“好新”合作模式相似的新型畜牧业专业合作组织。其成员生猪养殖占全县养殖总量的65%以上。大规模生产不仅赋予养猪场抵御价格波动的能力,而且为市场提供稳定的商品供应,防止价格波动,形成良性循环。

养猪的不如卖猪的好。为了扭转这一尴尬局面,今年龙游猪猪倌在浙江舟山商品交易所平台上市,成为中国第一个上市的生猪产品。此外,杭州等地还开设了30多家直营店。

说起龙游养猪业的转型,林胡亥充满信心。“龙游目前正在建立一个覆盖整个生猪养殖产业链的新系统项目。龙游县作为全国生猪转移大县,希望借鉴自身经验,探索出一条在全国具有领先地位、有借鉴意义的生猪产业发展模式。”他说。

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