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理财

您所在位置:首页 > 金融理财 > 正文

4000万票据“过期”企业索要利益返还 银行称“主张权益存争议”

文章作者:www.hg-tex.com发布时间:2019-09-21浏览次数:1318

作为小额信贷和供应链融资中最实用的工具之一,票据越来越受到市场的关注,为企业的日常运作带来了极大的便利。特别是,银行承兑汇票通常被公司接受,并且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取代现金货币。然而,实际上,许多公司都忽略了票据接受期的存在。

根据《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了解到,浙江杭州凯西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凯集团”)的一家公司最近向多家银行提起诉讼,涉及300,票据约4000万元。由于银行的承兑汇票已经发行六年以上,公司是否仍然享有票据的民事权利,银行与企业之间存在一些争议。

300张商家已过期

作为浙江杭州萧山的知名民营企业,凯利集团的主营业务是聚酯纤维和房地产开发。该公司在不久的将来与许多商业银行发生账单纠纷,包括五大国有银行,股份制银行和一些城市商业银行。

公开信息显示,每项法案纠纷诉讼所涉及的金额很小,但数量非常大,诉讼也在当地法院传播。所有这些诉讼的原因集中在公司有一批银行承兑汇票已“过期”,而该公司仅在六年后才发现,并希望银行可以通过诉讼来收回该法案的好处。

8月29日,江苏省镇江市京口区人民法院宣布民事判决,涉及国有银行镇江分行和凯集团归还70万元银行承兑汇票的争议。

据了解,开尔文集团与杭州正堂针织有限公司有业务往来,并批准了正通针织公司的银行承兑汇票。抽屉为镇江鑫源塑胶有限公司。门票发行日期为2011年3月18日,有效期为2011年6月18日。门票金额为70万元。然而,直到2018年7月9日,凯利集团才将该法案交给上述国有银行兑现,并遭到拒绝。该银行给出的理由是“超出诉讼时效”,而开尔文集团希望该银行通过司法起诉将该法案的利益归还。

事实上,凯利集团涉及许多类似的诉讼。今年8月16日,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布了涉及凯斯集团的二审民事判决,要求向无锡农村商业银行返还4万元人民币。

在这种情况下,开尔文集团被问到:“在截止日期明确日期为2012年3月27日的情况下,为什么接受汇票,并且在时间过后没有兑现给银行。六年?”该企业表示,其内部财务人员对资金挪用负有疏忽责任,转让存在遗漏,直到2018年中期,保险费才被遗漏。

根据凯利集团的声明,财务人员恶意隐瞒凯利集团近300张4000万元人民币的钞票,从而接受了承兑汇票。针对开尔文集团法案到期问题,记者联系了该公司,但公司内部人员以“不负责此事”为理由拒绝了记者的采访。

消除权利?

“如果票据过期仍然能主张权益,那么票据时效的意义就不大了。在票据超过最后期限后,企业就已经丧失了票据的权益。更重要的是,票据过期的过错并非客观原因造成的,而是企业自身原因,也应该承担相应的责任。”相关股份行人士对此表示。

记者了解到,在《票据法》中,对于票据超过时效有相关法律规定。其中第十八条明确规定,持票人因超过票据权利时效或者因票据事项记载欠缺而丧失票据权利的,仍享有民事权利,可以请求出票人或者承兑人返还其与未支付票据金额相当的利益。

上述股份行人士称,这种民事权利是否也有期限则存在比较模糊的认定。“利益返还权是基于票据权益丧失所产生的,应当是一项普通的民事权利。按照民事权利的相关法规规定,民事诉讼的权利也有时效,利益返还权涉及的诉讼也应该在两年内。否则,票据在超过期限后,企业能够在权利消灭后无限期的任意时间点主张权益。

在开氏集团涉及的众多票据官司中,权利的认定确实有所差异。以上述某国有银行与开氏集团70万元票据利益返还纠纷为例,江苏省镇江市京口区人民法院在一审民事判决中对开氏集团的请求表示认同,判决该国有银行镇江分行在10日内向开氏集团返还票据利益70万元。

但是,在该企业与无锡农商行4万元的票据利益返还纠纷中,无锡市滨湖区人民法院在一审判决中驳回了开氏集团的请求。此后,开氏集团不服结果向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但是仍然未在二审中得到法院的支持。

一家国有大行人士认为:“票据严重超过时效兑现确实存在一些争议。从流程上看,企业之间有业务往来,出票人出票后通常对应的是货物,而受让方则对应货款。如果银行承兑汇票不兑现直接权利消灭,那么企业所受损失后的受益方归其他人,这明显有悖于商业公平原则。然而,银行是一个重视业务流程的金融机构,票据有兑现期限,超过时效流程上就行不通,也只能通过司法解决。”

浙江一家律所律师表示:“几十张票据在起诉中结果确有不同,但大部分法院最终还是认可了开氏集团的请求,支持了其票据利益返还权。”

(责任编辑:马 )

检测仪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