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专题

您所在位置:首页 > 热点专题 > 正文

贾跃亭的“放弃”:从一片羽毛不愿失去到主动出局

文章作者:www.hg-tex.com发布时间:2019-09-26浏览次数:964

?

声明: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锌校准(ID:znkedu)。作者:陈登新许伟,授权转载并在站长之家出版。

1.不要说手臂骨折要生存,而水壶要塌下去要沉船。贾跃亭甚至不愿丢羽毛。

2:从理论上讲,贾跃亭失去了最大股东和首席执行官的职位,失去了对法拉第未来的控制。

3:财务失控是扼杀贾跃亭梦想的罪魁祸首。

9月3日,法拉第宣布其创始人贾跃亭辞去首席执行官职务,并任命毕福康为世界首席执行官。

公告发布时,一片骚动。

自2016年11月生态危机爆发以来,贾跃亭一直背负着过多的外债和争端。尽管从那以后他一直在努力解决自己的债务问题,但他已偿还了超过30亿美元的国内债务,但这只是笔墨中的一笔。

为了确保全额偿还债务,贾跃亭卸任首席执行官后,不仅将其部分股权分成了合伙人,还为另一部分股权设立了债务偿还信托基金。 (以前有报道说贾跃亭正试图建立一个信托基金来尽快彻底地解决债务问题。)

至于没有贾跃棠的法拉第的未来,在某种程度上可能是一件好事。在剥夺贾跃堂的个人影响力(这意味着乐鑫倒闭后会带来更多负面影响)之后,投资者和用户都将更加关注法拉第本身的未来,这无疑将更有利于法拉第的融资和发展。

实际上,无论是离任的首席执行官还是股权分配,都是贾跃亭的无奈之举。 “我之所以放弃一切,是为了使法拉第的未来成为现实,尽快偿还剩余的担保债务,并实现改变汽车行业的梦想。”

负债累累的贾跃亭仍然有做汽车的梦想。在残酷的现实中,他只是后悔放弃控制的方式而悄悄退出。

一根羽毛不愿意输

贾跃亭喜欢唱歌《野子》其中之一,“为什么风越来越大,我的心越来越大;我会成为巨人,踩着力量,踩着梦想”,仿佛在写作为了他。

作为梦想家,贾跃亭创建了LeEco生态系统,涵盖了互联网和云生态,内容生态,大屏幕生态,手机生态,运动生态,汽车生态和互联网金融生态这七个生态系统。

2017年,乐视的债务危机彻底摧毁了贾跃亭的人民,使他从一个“梦想家”中完全沦落为“梦想家”,被每个人誉为“梦想家”。

贾跃亭曾经公开表示:“大转型还伴随着我们改变汽车工业的梦想。”

但是,由于控制力太强,不愿放弃对FF公司的LeEco生态系统的控制,最终导致贾跃亭砸了个好手,错过了翻身的机会。

作为贾跃亭一生中的第一个“白骑士”,融创的创始人孙宏斌曾站起来支持山西同胞:“贾跃亭有房子,有一点存款,很正常,但他没有拿走公司的钱回家。这是事实,但可悲的是,舆论并不认为事实已被淡化。”

不幸的是,尽管孙宏斌可以自由查阅任何数据并召集所有LeTV高管,但他并不真正了解LeTV生态系统。

换句话说,孙宏斌只是成为乐视的“太上皇”,而没有成为乐视的“太阳正义”,面对危机缺乏勇气和大局的贾跃亭就不会成为“马云”。 “

孙宏斌曾经拍拍贾跃亭的肩膀,并强烈建议他:“我们很高兴看到非上市系统的一部分,买卖,合作的合作。如果要生存,就必须打破你的手臂生存。”

当时,乐信金融,乐信商城,乐信体育等业务部门对资本感兴趣,愿意竞购,但贾跃亭摇头拒绝:“列克星七大生态,不可少。”

对此,在2017年融创中国中期业绩发布会上,孙宏斌公开埋葬了贾跃亭:“不要说要断臂,摔水壶,沉船生存,他不愿丢羽毛。 “。

最后,贾跃亭错过了拯救网络和生态系统的最佳机会。

损失了数百亿人民币的孙宏斌心中犹如一匹骏马:“他没有遭受任何损失。坚毅不屈,他应该坚决。他应该向老王(王建林)学习。

孙宏斌真的很想打破他的茶杯。

逐渐放弃控制权

危机无可挽回后,下周返回家园的贾跃亭手中只有一个孩子,他更加重视控制。

2018年6月,第二任白衣骑士徐家印决定投资20亿美元成为第一大股东。在参观了法拉第的未来工厂之后,他高兴地竖起了大拇指:“投资法拉第的未来是绝对正确的。恒大将在资金,生产基地建设和产品销售方面给予法拉第。”对未来的未来支持。

然而,蜜月期仅持续了半年,然后将博宫提堂。

面对穿越河流和拆除桥梁的问题,贾跃亭解释说:“我有两种选择:一种是控制恒大,然后我可以躺下来赚钱甚至游览山河;另一种是战斗到最后。”

最终,贾跃亭并不想完全放弃法拉第未来的控制权。

与贾跃亭分手后,富有的徐家印决定单干,斥资数十亿投资瑞典新能源汽车、科尼赛克等公司,打造完整的新能源汽车产业链,并投资1600亿元在南沙区建设新能源,广州。汽车基地等项目还投资1200亿元,在沈阳建设了一批以新能源汽车为重点的重大项目。

恒大不惜加入新能源造车。原来,贾跃亭有机会搭便车,但不幸错过了再次翻车的机会。

此时,法拉第面临着未来爆发的困境。

为了生存,今年3月,贾月婷卖了900英亩的拉斯维加斯,原计划在2015建造,并提供了4000万美元的价格。后来,他以1320万美元的价格卖掉了2014年购买的洛杉矶总部。报价近4000万美元。

美国着名汽车媒体jalopnik采访了7名前法拉第员工,得出结论:“如果法拉第想在未来生存下去,那就让贾跃亭出去,否则就是最好的办法。”

第三位“白衣骑士”,来自九城的朱军有着深厚的感情。

朱军吸取了孙宏斌和许家印的教训。他没有直接输血。相反,他与贾跃亭成立了合资公司。虽然他们各占50%的股份,但在五名董事中,朱俊灿提名了三名,占据了主导地位,控制力更强。

习惯了“带着梦想叹息”的贾跃亭,如今却在现实面前鞠躬。

在失去第一大股东的地位和CEO的地位后,理论上,贾跃亭也失去了对法拉第未来的控制。

金融失控摧毁梦想

志向越来越大的贾跃亭虽然不愿丢羽毛,却无力控制这个梦想。

据不完全统计,在乐视生态系统的7年中,直接融资加间接融资总计725.9亿元。 AIP IPO量最大的农业银行仅筹集了585.29亿元,是A股增幅最高的。农业银行是1000亿元。

纵观全球资本市场,LeEco生态系统的融资水平超过了大多数上市公司。可以说,贾跃亭的失败不是金融引起的。

原因是财务失控是歼灭贾跃亭梦想的罪魁祸首。

贾跃亭毕业于山西省财税学院金融系。可以合理地说,它应该对金融敏感。但是,实际上,可以说他在这方面是自大的。

首先,资金是随机使用的。根据前LeTV员工的记忆,LeTV生态系统之间的财务并非独立运作。贾跃亭在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公司之间以及各种生态系统之间随机挪用资金,导致缺乏资本控制。

就像三国赤壁的战斗一样,一场大火引起了大火的加入,船上的所有盘子都丢失了。

例如,当LeTV债务危机爆发时,贾跃亭挪用了相对比较好的金融公司的资金,例如Yidao和Leshi Film,这导致了Yidao的崩溃和Leshi Film的资金链紧张。

LeTV的首席执行官张昭收到了孙宏斌发送的微信,以阻止他翻译成贾跃亭:“融合不是LeTV的自动取款机。”

第二是奢侈和浪费。贾跃亭很重视融资,但是他并不在乎如何花钱。他甚至花了很多钱。 LeTV的一些前雇员回忆说:“公司缺乏全面的预算,岗位职责,喜欢高薪招聘。如果招聘的人不合适,则将处于闲置状态。请适当使用它。”

注册会计师苏士曾评论说:“只能说明,乐视电视没有足够重视财务管理,也没有重视现金流量表。它没有对资金的安排和使用进行充分的估计。 “

法拉第公司的一名前雇员透露了这样一件事:为了节省成本,该公司计划用该公司的厨房代替昂贵的定制午餐,并被执行副总裁邓超英拒绝。

对于贾跃亭的混乱财务管理,孙宏斌感到不安:“我了解的很多事情都比贾跃亭所了解,至少知道钱来自哪里,往哪里去。读完之后,告诉老贾,老贾很蠢。现在。”

第三是极大的快乐。贾跃亭是合格的“梦想家”,但不是合格的“计划者”。这项投资是天文数字。据不完全统计,乐视生态系统的投资计划高达1500亿元。未来只有法拉第需要400-5000亿。元。

有人向贾跃亭建议LeTV开始年产5万辆汽车,贾跃亭对此予以否认:“让我们大胆思考。到2025年,我必须达到每年500万辆的目标!”

不考虑成本的大规模投资使员工人数增加了两倍,并使法拉第成为LeEco生态系统的未来“黑洞”,从而引发了“ Lee Empire”的崩溃。

实际上,在2016年,法拉第将聘请国际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的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KPMG)来审核该公司的财务状况。

诸如资金混乱,文件不清晰,内部控制不当以及决策系统不透明等问题困扰着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最终他们不得不取消与法拉第的合同。

从这个角度来看,贾跃亭的失败是不可避免的。即使他有更多的钱,他也不会看到梦想成功的日子。

花钱是一项技术工作

花钱是一项技术工作。创业公司不仅需要进行测试,而且即使这家星级公司的反应不佳,贾跃亭,冯欣和戴炜也会紧随其后。

与LeTV的情况类似,也有学徒风暴。在首都的力量下,这场风暴也迎来了自己快速成长的明星时刻。

在上市之前,风暴只是一个单一的互联网视频平台。上市后,暴风雨宣布了“ DT大娱乐策略”。当时,这种“ DT大娱乐策略”的定义非常模糊,直到暴风雨成为N421为止,它依靠4个屏幕(PC,手机,VR,电视)创建了2个核心内容再现平台(电影业) )。体育),并使用DT(一种核心技术)开放平台和服务,为用户提供个性化的互联网娱乐服务。

为了成功实现这一愿景,在畅通的融资渠道环境下,风暴开始积极拓展业务:建立DT大数据中心,收购草皮熊电影业,发起风暴秀,推出风暴镜和风暴超级电视.

冯欣

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 DT大娱乐策略”以失败而告终,由此衍生的许多成员公司的相互拖累也加剧了风暴生态的崩溃。冯欣,最近也被正式逮捕。

另外,由于骄傲和傲慢,也有ofo。

西奥站在共享单车的气道上,排在17位投资者之后,被视为共享经济的下一个下降点。

当时,业界公认的共享自行车竞争模型是:融资-扩容-铺路。换句话说,大部分资金都流向了自行车购买。

但是在获得融资后,西奥有另一个派系:

增加办公室工作成本在理想的国际大楼(中关村租金最高的办公大楼)中,为总部办公室租了4层楼,办公桌从119元的宜家桌到2000元的升降桌等;大量员工在4个月内,它从800人增加到3,000人;戴伟本人并没有奖励实现员工送牧马人梦想的。此外,ofo还斥资1000万元邀请了陆寒的当代演说家。花费2000万元用于卫星冠名;给媒体3000万元广告费.

戴伟

一辆黄色的小汽车每天要赚多少钱才能负担这么大的费用?

除了使用成本,存款无疑是另一重要收入来源。对于ofo的投资者而言,共享自行车公司共享存款似乎是业内众所周知的事实。

然后,一旦资本链断裂,存款流转将成为致命的打击。果然,ofo确认了这一结局。

不难发现,无论是贾跃亭,冯欣还是戴炜,其背后的音乐,风暴和风潮都受到了用户的广泛赞誉并引起了资本的关注。

但是,在资本拥挤的情况下,由于缺乏掌舵人的财务控制,花钱的方式是不正确的,最终无一例外地导致了这些前明星公司的死亡。

今天,冯欣被捕入狱,并被动地失去了对该公司的控制。贾跃亭辞职,放弃对公司的控制。尽管戴威仍然控制着该公司,但该公司的资产无力偿还,而控制总比没有好。

如果您失去了公司的控制权,您还有机会复出吗?

——